上海波特曼丽思卡尔顿酒店 » 酒店新闻 » 大考当前,民宿业该如何自救?

大考当前,民宿业该如何自救?

已在Airbnb爱彼迎经营五年民宿的子钧,正在度过有史以来最闲的一个春节假期,因为疫情让旅游行业几近停滞。

春节是旅游旺季,2月份订单原本已经铺满,但疫情打乱了所有安排:1月20日之后,所有订单都陆续取消了。这是所有民宿经营者在这个春节的共同经历。负责协调爱彼迎中国客服站点的徐霆回忆道,1月20日之后客服进线量已经是平日的十几倍。

无论房东、房客还是平台,都被同一件突如其来的意外推入异常轨道,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击。

为了度过危机,行业也迅速行动起来。在许多人看来,民宿市场只是暂时冰封,需求依然存在。长期来看,中国民宿市场整体必然向好。

当下的困难是暂时的,因为订单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民宿行业遇到速冻危机

这段时间,餐饮、旅游、住宿等重线下行业叫苦不迭,民宿圈也传出“疫情之下可能成为第一个彻底归零的行业”的声音。

行业如此悲观并非无病呻吟。

2019年春节假期,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4.15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5139亿元,业界推测,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旅游、酒店、民宿业首遭重创,2020年整个春节期间,旅游行业损失至少在5000亿元以上。

具体来看,民宿玩家可以分为三类,一类为房东分享个人房源,一类为房东租下多套房子上线平台,还有一类是机构化运作,已经脱离了个人房东范畴。业界将后两类都称为“小B”。

智研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在线民宿房东数为23.7万人,房源数为59.2万套;2018年,两个数字分别上升至32.5万人和107.2万套,能够看出,房源增速高于房东增速,民宿机构化经营趋势明显,小B已经成为供给端的主力军之一。

但这类民宿房东实际上并不真正拥有物业,而房租、人力等固定成本是无法减免的。这个春节,客源骤降、订单大量取消,营收趋近于无,但固定支出仍在,资金消耗严重。

一位在某二线城市拥有18套房源的民宿主雯雯告诉「深响」,春节旺季,18套民宿月流水应该能到20多万,现在入住率为零,三个全职员工工资、18套房租仍需支出,目前已经亏损25到30万,如果疫情持续,亏损只会持续扩大。

在只出不进的现状下,众多民宿运营方生存压力骤增,因此行业发出“恐被清零”的喟叹可以理解。

平台的他救和房东的自救

房东承压的同时,民宿平台们也一并受到影响。在初期的退改取消订单需求基本解决后,平台还必须考虑更为长远的问题:平台与房东房客唇齿相依,此次房东受损严重,如何才能帮到他们?

为此,爱彼迎、途家、小猪在内的国内主要民宿短租平台,都陆续出台了相关举措。除短期退改举措外,爱彼迎还成立了专项基金,在未来几年内投入超过1000万美元(约合7000万元人民币),从资源、经济补偿、社区长期成长等方面进行扶持。近期,平台又宣布今年1月已确认被评定为“超赞房东”的中国大陆地区房东,其身份将自动延续至2020年6月30日。

途家和小猪也紧随其后发布相应举措,主要围绕在疫情期间减免部分房东佣金,启动民宿房源中长租的项目计划等。

据爱彼迎房东邢星文介绍说,作为平台“爱在行动”志愿计划的参与房东,她在平台上开通疫情免责取消绿色通道的同时,她也已经收到了平台发送的经济补贴“爱在行动9折券”。房东可以把礼金券兑换码发给有意预订的房客,提高房客预订动力,对将来的订单更有帮助。在她看来,爱彼迎给到的扶持更多是着眼于疫情稳定后未来行业的复苏。

为了活下去,在平台的帮扶政策之余,许多民宿已经积极自救:节流、开源、提质。

民宿的成本大头是房租和人力。民宿运营者可以向房东沟通减免部分房租,据「深响」了解,一些民宿培训平台已经开课,分析现在是不是拿房收房的好时机、传授与房东沟通房租减免的技巧等。

开源方面,许多乡村民宿可以售卖土特产,既帮助了周边的农民,同时增加了进项。作为城市民宿运营者,雯雯规划要丰富订单来源,比如加强与摄影工作室的联系,为他们提供拍摄场地,以降低民宿无客人入住的风险。

曾获得过爱彼迎房东大奖“最佳设计奖”的任培颖,也针对自己所创立的城市民宿昔舍推出了有效期为一年的五折折扣,进行房源打折预售,希望借助这样的方式来提前补充现金流。

除了开源节流,民宿运营者还可以对运营团队进行培训,提高团队战斗力、凝聚力和专业度;钻研营销技巧,为疫情结束后的需求反弹做好准备。有一些房东在爱彼迎房东学院的培训里倡导大家保持积极健康心态,有时间的话可以参与社区共建,互帮互助,一起渡过难关。

熬过去,等春天

雯雯和子钧都是较早入驻爱彼迎平台的房东,从分享自己的房间起步,慢慢扩大了房源数量。雯雯如今已经拥有18套房源,旗下房源都是租毛坯房,全部重新装修,租金比较低,因此相对来说可以承受,更重要的是,有前期积累,待疫情结束后,雯雯不担心房源的入住。子钧管理的三套民宿则都是自己的房源,抗风险能力很强。

在子钧看来,民宿看起来门槛很低,但要做好并不容易,当房东并不只是收租那么简单,没有经验的人会发现成本莫名其妙增加,一直亏损,最后经营不下去。

“民宿要突围而出,必须具备更能吸引房客的特点。很多规模化、一次性铺开的,尤其是新入行的,遇上这段疫情压力会非常大,因为一旦资金断了,他们能撑得了多久,就看是否能找到资金渡过这段时间。”

变化已经发生,近期,许多民宿运营者开始退房清场,平静的表象下,暗流正在涌动。但是经过这一场大浪淘沙,真正有能力用心经营,能做好民宿的人也在借机收房,扩大业务。可以说,在行业整体休养生息的同时,疫情加速了行业洗牌期的到来。

真正押注民宿行业长期发展、关注用户体验、民宿品质的房东,抗风险能力才会更强。从好的方面看,疫情有助于整个行业回归民宿本质,行业的发展会更加健康。

对于能够熬过危机的民宿主们而言,未来仍旧值得期待。

爱彼迎中国的数据表明,今年五一小长假的国内房源搜索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超过2.5倍,暑期国内房源的搜索量也高于同期。

社交网络上,期待疫情结束后出游的声音始终未绝。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的专项调查显示,71.5%受访者表示疫情结束后稳定一段时间会再外出旅游,而20.7%表示疫情过去后尽快外出旅游。疫情的影响只是暂时的,而持续增长的大众旅游基本面没有改变。

人们越来越渴望去到更广阔的世界,重新拥抱那些久违的热闹。

更重要的是,从宏观来看,在2019年,旅游经济持续保持着高于GDP增速的较快增长,中国的旅游业包括民宿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

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及地方政府已有针对旅游业的支持政策举措,表示要帮扶住宿餐饮、文体娱乐、交通运输、旅游等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以全面振兴疫情后的旅游经济。

相信暂时的冰封不会阻挡中国旅游行业以及民宿行业长期向好的趋势。

风物长宜放眼量,在一个持续上升的赛道上,危机之外,机遇一直在。